快捷搜索:

幸福是痛苦挣扎里,开出的小花《祈祷落幕时》

最近上映的电影《祈祷落幕时》口碑不错,这是根据东野圭吾同名小说改变的日本悬疑电影。近些年,翻拍东野君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多,一些作品日本拍完后,中韩还会跟风拍摄,《解忧杂货店》、《嫌疑人x的献身》都是这样,不过,大多拍的都不如原著。

本片主演阿部宽,饰演加贺恭一郎,东野圭吾是个多产的大叔,“加贺”系列的小说就有十部,均由阿部宽出演,相信看完,你也会被这个高大帅气,沉稳睿智的刑警圈粉。

松岛菜菜子出演女主潜居博美,年近50,颜值演技均在线,当剧中贺恭一郎与之交谈完,转身感叹出:真是个大美人啊!你会由衷地信服,这话不论是说博美,还是演员菜菜子,都非常合适。

整部电影还是非常贴合原作精神的,叙述方式,台词对话都和小说高度统一,人物表现上加入了编导的理解,如康代致电给绵部,告诉他百合子去世的消息时,绵部(神秘的他总是背对屏幕,见不到庐山真面目)手里的购物包全部掉地,人也一下跪在地上。从中可以看出,虽然不是夫妻,但他和百合子感情很好,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

一如既往,东野的风格都是冷峻的审视人心,直击人性中的阴暗,将谋杀、敌意隐藏在平和严谨的日常中,看似波澜不惊的外表下暗流涌动,个人的挣扎,敌我的较量,在每个眼神,每句话里都可能有所表露,静下来看,层层剖析,答案会在最后一刻揭晓。

贺恭一郎是日本警视厅警察,开头介绍的是他的母亲百合子。百合子离家出走,一人来到东京,在seven酒吧做陪酒女,人缘好但和顾客相处很有分寸,与老板康代相处不错,可事不愿提及家事,在酒吧结识了一位先生,两人经常同居一起。

剧情的发展是百合子去世开始,她孤独的一人在16平米的出租屋中过世,康代只能用她的手机联系到绵部,可是绵部从未露面。后来忽然来了封信,说是找到了百合子的儿子,可以代收遗物,和骨灰盒。

于是,帅气的恭贺一郎闪亮登场,和康代交接,了解了母亲身前的一些事,对于打听到自己地址,和母亲最后同居的男人绵部,恭贺一郎很有兴趣,想知道对方是怎样的人,也想从那里了解多一些母亲身前的情况,可惜绵部好像人间蒸发了。

东野擅长两条线索同时发展,也喜欢写一个故事忽然中断,而后调到一个毫无关联的事件上,发展到最后,你猜蓦然发现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这次也不例外。

警察局接到报案,一具女尸已经臭了才被人发现,参与此案件的警察松宫,觉得此事和另一起在附近发生的流浪汉被焚烧案件有关。可是对比了尸体和女尸发现地——越川的家里的dna,发现男尸不是越川。

有人认领后,得知女死者叫做押谷道子,是清洁公司员工,住在滋贺县,去那里寻访,得知押谷道子在敬老院发现了老同学的妈妈,虽然对方赖在敬老院里白住,但是并不承认自己认识押谷道子。

为这事,押谷道子特意去东京找已经成为大导演的同学潜居博美,线索至此就断了。警察询问了潜居博美,没有任何问题,对方承认与死者交谈过,也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在潜居博美的房子里,松宫发现了与恭贺一郎的合照,于是去问表哥恭贺一郎。几年前,潜居博美找过恭贺一郎,具说是杂志上看到介绍,就想请他帮忙辅导小演员练习剑道。

在恭贺一郎的帮助下,松宫重新找越川房间里的床单再次进行dna对比,发现被焚烧的死者就是越川。而松宫无意中透露,越川房间里遗留的一本挂历,每个月都写了东京一座桥的名称的挂历,和恭贺一郎母亲遗留下的挂历写的一模一样。

要知道,从警视厅自愿到东京派出所当片警的恭贺一郎,正是抱着寻找母亲下落这一目的,因此,看起来洒脱不羁的帅哥,对这个案件特别上心,也正式加入了侦破小组。

当案件的进展,与潜居博美发生了很多莫名奇妙的关系时,恭贺一郎绝得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却又总有一层纸挡着,很多原因理不清:潜居博美的爸爸跳楼自杀,为什么警察局没有记录?查到的是在另一处跳崖自杀的?潜居博美的高中老师,忽然和太太离婚,买过一条项链,和现在潜居博美脖子上戴着的一模一样。他们是什么关系?后来老师忽然失踪,又是怎么回事?老师就是越川吗?

深夜走在街上的恭贺一郎,发现自己把该想到的都想到了,除了一个也与案件有关的人——自己。换一个角度去思考后,一切豁然开朗。

再次询问潜居博美,一系列攻心问题,让对方方阵大乱,更重要的是提取了dna,比对后,验证了自己的想法:潜居博美的爸爸就是越川,以前没偶遇跳崖,最近再杀了押谷道子以后才死。杀害押谷道子是为了保护女儿,不能让自己还活着的消息暴露。因为妻子偷钱,用自己名义借钱和别人逃跑后,为了躲债,父女两人逃走,遇到孤身一人要去核电站上班的男人,男人试图诱骗强暴潜居博美,被误杀。父亲调换衣服,将死者推下悬崖,伪装自己自杀,然后冒名顶替去上班了。这个画像以及别人的描述,都是脸色阴郁的男人,每次看到女儿,都是笑得一脸慈祥可爱的模样。

后来遇到了百合子,也听说了恭贺一郎的事。和女儿见面开始是写信,约在宾馆,被潜居博美的高中老师遇到,把老师杀了。后来他们改为每个月,约在银座治附近的一座桥边见面,这就是奇怪挂历的由来。

东野的小说总是从家庭入手,在平常生活中挖掘人性善恶的变化,将犯罪的根源指向家庭关系造成的心灵创伤,易于读者理解,能抓住人心,却抓不到问题的关键所在,最后凶手或动机大白于天下时,你又会忽然觉得很符合常理,只是打死自己也想不到罢了。

恭贺一郎从小就没有母亲,原因就是百合子当过陪酒小姐,被丈夫家亲戚嫌弃,各种嘲讽指责,丈夫工作又忙,经常不在家,最后得了抑郁症,害怕自己伤及儿子,才离家出走。

潜居博美的妈妈婚前就是问题少女,嫁给了博美爸爸,加装过了几年正经日子,又故态复萌,开始不学好,直到席卷而逃,留下债务,不顾父女死活。

和谐家庭才能有和谐社会,每个人心里是平静满足的,犯罪率就会大大降低。

潜居博美怀孕又悄悄堕胎,因为不想当母亲,她说的没错,母性,应该是母亲遗传给孩子的,一种类似情感接力棒的感情,她没有得到那根接力棒,因而并不想当母亲。

个人感觉,这是难得的电影翻拍略胜于原著小说,两段奔跑的镜头很感人,分别是恭贺一郎回家看到母亲离家出走的留言,赤脚奔出去,一边大喊:妈妈,一边在追逐,当了妈妈的人,看了心里都会发颤吧。10岁的孩子,脚板跑出了血,也没追到妈妈,泪流满面的走回家,心里该是多么的绝望。另一个画面是在隧道里,爸爸交代了下面的事,让女儿第二天报警,以后自己顶替他人活着,不能再妇女相认了,说完转身就跑,潜居博美在后面大哭着追赶,爸爸跑出隧道,又折返回来,两人相拥。爸爸在听到女儿的呼喊声时,心里有多少不忍啊,可是自己离开才是对女儿最好的保护。

在等待最后一天公演落幕时,恭贺一郎和潜居博美在导演室坐着,等待话剧的落幕,也等待博美自己说出几个疑点,等待案件的完结。为什么要杀掉感情深厚的父亲?因为父亲杀了发现自己的押谷道子,年事已高,不想再继续躲了,自己活着,就会成为女儿的负担。毁掉自己,才是对女儿最大的保护,再决定泼油自焚时,潜居博美发现了,不能劝说父亲,至少可以帮助父亲减轻被烧的痛苦,两人相拥后,流着泪,一边最后感谢父亲,一边勒紧了父亲的脖子……

对爱人的祝福,就是希望你一切都好好的,一定要幸福!即使牺牲自己,也希望对方幸福,这就是最无私的爱吧,想到了《嫌疑犯x的献身》(也是一部让我哭得好惨的作品),石神精心设计,躲过了警察的追查,不惜牺牲自己,一心要保护喜欢的人,可惜最后功亏一篑。让他伤心的不是自己会有怎样的结局,而是自己付出了一切,对方依旧没有得到幸福。

我们会憎恨一些人,即使她没有犯罪,譬如潜居博美的妈妈;我们也会同情罪犯,即使他们杀了人,譬如潜居博美父女。法律的是公正的,可是人性是复杂的。

鲁迅说: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打碎给别人看。

汤川(东野小说另一系列男主人公)说:爱,是最不可理喻的典型事例。

所以,我们看到心灵美好的人,因为爱,出于不得已的原因,触犯了法律,会惋惜,会痛心。不得不佩服,东野对于人性挖掘的很深,很深。所以这是一部悬疑推理剧,也是一出会让你心疼的悲剧。

电影里加了对加贺一郎的描述,这个在东京派出所工作的帅哥警察,还是个吃货,敲诈表弟请吃饭;不顾绅士风度,抢先从盒子里拿好吃的;将吃完的包装丢给表弟,骗说给他吃。几处细节让加贺一郎变得可爱起来。

我们在波澜不惊的日子里,和家人相处有着这样那样的小摩擦,在主人公看来却都是期盼却不可得的。

幸福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挣扎痛苦的泥泞中,开出的零星可见的几朵小花。可是即便这样,活着依然要向阳而行,每天寻找生活中的小乐趣,小确幸,譬如像加贺一郎一样醉心于各种美食,也是好的。

毕竟,谁都不会事事遂心,心里装进阳光,才赶走阴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