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追求城市发展

10月30日,全球城市竞争力论坛暨《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2017-2018):房价,改变城市世界的力量》在广州发布。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在会上表示,城市竞争力的提升需要平衡价值聚集与价值分布,而包括国家顶层设计、地方执行、城市化进程中的设计、财务规划和生态环境的五大要素,更应寻求平衡发展。

每经编辑 邱德坤

每经记者 邱德坤 每经编辑 赵桥

10月30日,全球城市竞争力论坛暨《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2017-2018):房价,改变城市世界的力量》在广州发布。联合国副秘书长、人居署执行主任华安克洛斯(以下简称克洛斯)在会上表示,城市化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并且城市化已经变成全球发展的一个必经之路。这在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得到了很好证明,城市化是非常重要的工具和路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会上了解到,城市化的进程基于城市产业的转变,而在产业转变的过程中,将会出现价值聚集与价值分布。克洛斯表示,城市竞争力的提升需要平衡价值聚集与价值分布,而包括国家顶层设计、地方执行、城市化进程中的设计、财务规划和生态环境的五大要素,更应寻求平衡发展。

华安克洛斯

价值聚集与价值分布应平衡发展

在过去的几十年,城市化改变了全球各大城市的治理模式。中国的各个行业都非常积极地在顺应该潮流和趋势,以服务业为例,高附加值产业和低附加值产业都经历了一系列变革。

克洛斯以广州发布的相关经济数据为例,论述了广州的第三产业在当前已经成为其最大的经济支柱。依赖服务业发展的经济状态,这说明城市在慢慢脱离第二产业和第一产业的依赖。

克洛斯认为,城市发展所依赖的产业转变,它在价值的创造上也会愈发高效。一个城市的生产总值从第一产业转向第二产业,该城市的GDP会有明显增长;第二产业又向第三产业转移时,这个城市的GDP增长会更加明显。而从第一产业转向第二产业,第二产业又向第三产业转变的过程,城市的地位也在不断增强。

在产业转变的过程中,价值分布和价值聚集随即会产生。价值分布就是这个城市的价值产生在哪个地区,地理环境或政府政策等人为因素,将导致一个城市的某个地区特别有价值。

而价值聚集则是通过生产和工业分布来实现。克洛斯解释,我们在城市中进行各种各样的生产活动,劳动力、资金和知识等都是对生产力的影响因素。通过这些价值因素的聚集,经济发展的效率就会得到提高,会慢慢促使价值聚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会上了解到,在全球城市竞争力的分析上,巴黎、纽约、北京等城市,将是未来20年的价值聚集制高点。在统计这些城市的价值聚集高度时,克洛斯感受到,价值聚集的高度和强度,实际上就是价值影响因素的聚集程度。

一个城市竞争力的提升,是通过价值聚集和价值分布来实现的。克洛斯认为,判断一个城市是否发展得好,要看这个城市是否很好地平衡了价值分布和价值聚集这两个发展路径。

不过,价值聚集比价值分布更为重要。克洛斯表示,通过价值聚集,实际上就能刺激城市竞争力的提升。另外,价值聚集所产生的经济效益,要比价值分布产生的经济效益高效得多。

城市竞争力应寻求多方平衡

随着城市价值的聚集,一系列问题也会不断出现,比如人口分布问题、交通拥堵问题,以及城市的社区分裂与融合问题。克洛斯提到,在判断一个城市的价值时,需要关注影响城市价值的负面因素。通过管理城市的这些负面因素,才能增强人们对一个城市的信赖度。

克洛斯进一步表示,价值因素的聚集会带来价值聚集,城市化进程也可以提高生产效率,但是过大的聚集又会带来城市的负面问题。城市竞争力的提升,就是在这两者之间寻求一个良好的平衡。此前他关注气候变化,就是在寻求一种平衡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自然界和人为活动之间的平衡点,在保证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又不影响环境。

记者在会上看到,城市化的发展,要让五大要素形成均衡。克洛斯在会上演示,如果国家顶层设计和地方执行是车轮,城市化进程中的设计、财务规划和生态环境就是车轮内的轮毂。

克洛斯进一步解释,构成轮毂的三大要素中,城市化进程的设计和财务规划,中国在这两方面都做得很好,而在生态环境上,中国遇到的挑战相对会大一些。不过,这三个要素之间,并非每个城市都可以做得完美无缺,其他国家的城市,可能在其他方面会面临更多挑战。

克洛斯最后总结,他用车轮和轮毂比喻的这五大要素要一直关注,让它们能形成一个顺畅的、向前进的车轮,一直保持车轮的平衡。这是我们追求城市发展过程当中想要达到的平衡,任何一方面的过多,都可能导致向前进的车轮失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